Loh Seng Kok

Parlimen Malaysia

Barisan Nasional MCA

Loh Seng Kok 卢诚国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Kelana Jaya
雪州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员
(2004 - Feb 2008)

Today is 

与极端种族主义划清界线

Home
Back
My Profile 简介
My Opinion 观点
In Parliament 国会
Gallery 活动照片
Voter Search
Links 网站连接
Contact Us 联络
Advanced Search

Pages on this website have been viewed
Hit Counter
times


星期一, 四月 03, 2006

与极端种族主义划清界线

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员卢诚国在本季国会发表辩辞,提及数项值得关注的课题。这当中有三项引起争议。第一,卢诚国认为目前的历史教科书,在阐述国家建国史上出现偏差,只着重某种族的贡献,忽视各族共同付出贡献的史实。第二,卢诚国提出,除了回教之外,我国各宗教面对着膜拜场所的建立及维系,受到政府各级官僚的刁难;第三,政府打算实施在官方仪式上进行的祈祷诵经指南,并未与各宗教进行协商,有违我国多元种族及宗教的互敬原则。

国会本来就是代议士代表人民发言的场合。就拿以上第二个课题而言。联邦宪法清楚阐明各族信奉宗教的自由。各宗教不奢望政府能够积极资助建立膜拜场所也罢。但是时有所闻地方及联邦官僚刁难民间建立膜拜场所的事件,就显示了某些官员违背立国契约的行径。

执政党内的华基政党,往往把问题归结于各级官员的行政偏差,并非执政党的治国政策。如果华基政党的解读正确,卢诚国的提问应该也不会构成任何的问题。在国会提出,可谓提醒各部门的负责人更为关注部门官员的偏差,为提升政府行政效率及形象,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卢诚国的提问并没有如斯效果。反之,却引发了种族分之的无理叫嚣。巫统格拉那再也区巫青团团长阿都哈林就率领了50人,浩浩荡荡直闯卢诚国的国会选区服务中心,丢下一封最后通谍,限定卢诚国解释。

在马来西亚政治发展史当中,有一个画面是令人难以忘怀,及令人深感悲哀的。那就是当年《全国华团大选诉求》一周年庆遭到种族极端份子炒作引发的风波。当年新闻记者拍摄了一个我国政治史上的黑镜头:诉求工委会代表谢春荣律师接受巫青团抗议书时,被当时脸孔嚣张的巫青代表辱骂的画面。

人们都很愿意相信,黑暗的历史终究已经是历史。我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新的政治领导人之下,一个形象中庸,向人民承诺要听真话的领导团队当中。然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不免令人怀疑,一切真的改变了吗?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可以出现三个可能:第一,卢诚国碍于形势,顾全大局,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公开道歉,收回言论。这种发展的最大输家就是卢诚国本人。但对于社会而言,这或许还可以引发针对站不稳立场的政客的猛烈抨击唾弃,可能还会祸延其所属的政党;并再度引起部分人民的政治危机意识,及对政治人物及各政党的提出更严正的要求。

第二,由于卢诚国没有符合最后通谍的要求,部分政客基于各自动机,开始更热烈的炒作议题,某些语言报章当然也乐意加入战围,形势一度紧张,结局不知如何收拾。

第三,卢诚国事件被带到某些关闭的门后商讨,谁让步,谁道歉,谁受训斥,门外的人民老板,一无所知,事件看起来不了了之,并维护了社会的稳定,舞照跳,马照跑。过了一段时间,谁也不记得曾发生过这么一回事。

分析上诉三大可能,最后一项可能最可能发生,也为部分政客喜闻乐见。但是,这其实不是在纵容姑息炒作种族宗教议题的政客吗?谁能确保关闭的门后出现的不是违反公义的行动?

民事侵权法当中,有一个代位责任(vicarious liability)的概念:下属犯错,上司也难辞其咎。事到如今,相信又会有人提出那些种族主义的政客只是少数,无须担心。但如果真他们真的是失道寡助,领导人就应该更果敢执行大部份中庸群众的意愿,对付玩弄种族课题,阻扰各族坦诚交流的政客。

正义不仅要被执行,它更须要被看见被执行。唯有这样,才可能与极端种族政治划清界线,遏制种族主义政客继续危害马来西亚的政治与人民。

posted by 林猷荃 at 11:06 上午

资料来源:http://youquan.blogspot.com/

 
   
Home Back My Profile 简介 My Opinion 观点 In Parliament 国会 Gallery 活动照片 Voter Search Links 网站连接 Contact Us 联络 Advanced Search
Send mail to mpcentre@kelanajaya.com.my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 2004 - 2009 Loh Seng Kok 卢诚国
Last modified:  Monday, August 10, 2009